本地資訊

城廂:畸形胎兒“不當出生” 醫院是否該擔責?

2019-07-02 來源:平安城廂 用手機看

掃描二維碼分享朋友圈

  原標題:畸形胎兒“不當出生”,醫院是否該擔責?

  “不當出生”又稱“錯誤出生”,是指因醫療機構的醫療行為存在過錯,沒有檢出先天有缺陷的胎兒,侵害產婦是否墮胎的選擇權,導致有缺陷的胎兒出生。近日,城廂區人民法院審結了一起新生兒出生糾紛案。

  案情回顧

  2013年12月30日,方某(女)、林某(男)夫妻二人到莆田市某醫院門診進行產檢,后又多次到該醫院產檢。2014年4月20日,方某在該醫院產下一畸形(唐氏綜合征)女兒小林,致引起訴訟。

  對此,該醫院辯稱,方某孕期開始記錄為19+6,后改為21+2,是因為實際初診孕周就是21+2,因此當場改正計算并修改病歷;未對方某進行唐式篩查檢查是因為該孕婦初診時已錯過該檢查時間;對方某超聲檢查符合診療規范;胎兒畸形系遺傳學決定,與診療行為沒有因果關系。

  訴訟過程中,法院根據方某、林某的申請,委托司法鑒定中心甲對該醫院在方某的產前檢查有無醫療過錯行為,其診療過錯行為與方某之殘疾兒出生之間有無因果關系,并對其錯誤出生的參與度比例進行鑒定。該中心經鑒定作出意見:1、院方在孕婦方某的產前檢查保健中未盡到告知及注意義務,存在醫療過錯行為;2、院方的醫療過錯行為與方某之女嚴重畸形(唐氏綜合征)的“錯誤出生”的損害后果之間存在一定程度的因果關系,參與度為60%-80%。

  之后,方某、林某又向法院申請對新生兒小林傷殘等級及其后續醫療費、康復訓練費、營養費和護理費進行鑒定評估。法院因此依法委托司法鑒定所乙進行鑒定評估。該所表示,以現有的技術條件無法對新生兒小林的后續醫療費、康復訓練費、營養費和護理費進行鑒定。法院又依法委托司法鑒定中心丙進行鑒定,該中心認為因唐氏綜合征會出現智能低下等表現,而方某生育嬰兒現僅有2年6個月余,年齡太小無法對其進行智力測試,且唐氏綜合征智能低下會隨年齡增長而逐漸明顯,所以目前不能也不合適對該嬰兒進行傷殘等級評定。

  法院審理

  城廂法院審理認為,方某在該醫院進行產前檢查,是為了了解胎兒的生長發育情況,也是為生育健康后代所采取的一項積極有效的措施,而醫院出具的相應檢查結果是胎兒父母選擇生育或放棄生育的重要依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母嬰保健法》的規定,經產前檢查,醫師發現或者懷疑胎兒異常的,應當對孕婦產前診斷;經產前診斷,發現胎兒有嚴重缺陷的,醫師應當向夫妻雙方說明情況,并提出終止妊娠的醫學意見。上述規定明確了醫師具有進行產前診斷并將診斷結果及進一步處理意見告知胎兒父母的法定義務,該義務直接影響到了公民的知情權和生育選擇權。

  本案中,經鑒定,該醫院在方某的產前檢查保健中未盡到告知及注意義務,存在醫療過錯,且該醫療過錯行為與新生兒嚴重畸形(唐氏綜合征)的“錯誤出生”的損害后果之間存在一定程度的因果關系,參與度為60%-80%,故法院酌情認定該醫院應對方某、林某有關嚴重畸形(唐氏綜合征)兒 “錯誤出生”所造成的損害后果承擔70%的賠償責任,即應賠償方某、林某49204.7元。

  方某、林某主張的殘疾賠償金、特殊撫養費、精神撫慰金及出院后的護理費,應根據新生兒傷殘程度而確定的。而小林年齡太小,無法對其傷殘等級進行評定,故該費用應待符合對小林傷殘等級評定條件時另行主張權利。方某、林某的后續醫療費、護理費、營養費、康復訓練費因未實際發生,且目前也無鑒定,故亦應待實際發生或可鑒定后另行主張權利。

  據此,法院依法判決該醫院賠償方某、林某醫療費、護理費共計49204.7元。

  法官說法

  1.本案系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權責任糾紛,其違法行為的主要表現形式是醫務人員違反法定的告知義務,侵害的是產婦及其夫的知情同意權,并非畸形(唐氏綜合征)女兒小林生命健康權,故畸形(唐氏綜合征)女兒小林不能列為本案原告。

  2.為了優生優育,唐篩檢查是孕期中的一項重要檢查。唐氏綜合征有多種診斷方法,除了常規的抽取外周血細胞進行染色體核型分析外,還可以通過絨毛取材術、羊膜腔穿刺術、經皮臍血管穿刺等方式進行診斷。方某初次到醫院建檔檢查時已錯過妊娠16-20周進行外周血的唐氏綜合征篩查機會,該醫院作為專業的醫療機構,有義務告知孕婦采取其他的方式排查畸形,其未盡告知義務,應承擔賠償責任。

  法條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

  第十六條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

  第五十四條  患者在診療活動中受到損害,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有過錯的,由醫療機構承擔賠償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十九條 醫療費根據醫療機構出具的醫藥費、住院費等收款憑證,結合病歷和診斷證明等相關證據確定。賠償義務人對治療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異議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

  醫療費的賠償數額,按照一審法庭辯論終結前實際發生的數額確定。器官功能恢復訓練所必要的康復費、適當的整容費以及其他后續治療費,賠償權利人可以待實際發生后另行起訴。但根據醫療證明或者鑒定結論確定必然發生的費用,可以與已經發生的醫療費一并予以賠償。

  第二十一條 護理費根據護理人員的收入狀況和護理人數、護理期限確定。

  護理人員有收入的,參照誤工費的規定計算;護理人員沒有收入或者雇傭護工的,參照當地護工從事同等級別護理的勞務報酬標準計算。護理人員原則上為一人,但醫療機構或者鑒定機構有明確意見的,可以參照確定護理人員人數。

  護理期限應計算至受害人恢復生活自理能力時止。受害人因殘疾不能恢復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據其年齡、健康狀況等因素確定合理的護理期限,但最長不超過二十年。

  受害人定殘后的護理,應當根據其護理依賴程度并結合配制殘疾輔助器具的情況確定護理級別。

責編:黃小麥

論壇互動 在線咨詢 優惠登記 回到頂部
冒险岛走势图